嘉华在线_嘉华在线注册(用户登录)首页
logo
全站搜索
嘉华在线喷香、售货机……创业小伙移动卫生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2-12 01:12    文字:【】【】【
摘要:

  嘉华在线在海淀区中关村,街头和天桥下曾有过多个移动卫生间,但几年前因影响市容整洁陆续消失。近日,三个崭新的移动卫生间重新亮相,从内到外满满的科技感,让过往行人领略到了“厕所革命”的内涵。这种新型移动卫生间不需要外接水电,还能手机查看卫生间状态。更出乎意料的是,这还是一个创业项目,创始人是来自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的“90后”。

  在10月9日开幕的2018年全国双创周北京会场,参展人员演示“摩室”移动卫生间的使用方法。卫生间内配备售货机

  银色的外壳,侧身灯箱处展示着国家“厕所革命”的宣传语。在海淀东街东侧,要不是看到门口的“摩室移动卫生间”字样,没人能想到这个只有电话亭大小的设施是个卫生间。

  这个卫生间稀奇的地儿不少。门口处有一个二维码,扫码开门,里面的空间宽敞整洁,免费厕纸、镜子、衣帽架、手纸架一应俱全,头顶还有喷香机、排风扇和售货机,微信扫码可以购买面巾纸、湿纸巾、雨衣、充电宝等物品。

  如厕后卫生间会自动冲洗,但看不见水,而是一种泡沫,出门关门后手机会自动计费,5分钟收费1元,目前试运营期间显示免费,摩室小程序或APP还可以查看附近其他厕所的位置。

  “它不需要接入水电,免去了铺设地下管道的步骤。”摩室移动卫生间创始人武星宇手指着屋顶,记者才留意到上面架着一块太阳能光伏板,充满电后电量可支撑两天,阴雨天时可人工更换蓄电池。俯身观看,卫生间直接放置在了地面上,占地不到3平方米,看不见管线的影子。据介绍,厕所是泡沫冲洗方式,排泄物储存起来定期由维护人员负责回收,销往京郊农业公司。

  这样的移动卫生间目前在北京有4台,3台在中关村西区,另一台在万柳,每台日客流量在四五十人次,下一步将在海淀区先行投放更多设备。在广州、海口、南昌等地,移动卫生间已经开始商业化运营。

  “对外地采用售卖设备的方式,在北京我们自己负责运营维护。”武星宇说,手机软件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可以提示维护人员查看厕所使用状态,保证一小时打扫一次。

  在武星宇看来,中国的洗手间发展速度没有跟上城市化的步伐——“厕所革命”中升级了部分洗手间,但很多来自于拆旧建新,数量上增加缓慢,无法满足需求。

  “北京和广州的地铁站内,超八成的车站都设置了洗手间,可我们在等公交时想上厕所呢?”他说。

  “除去已有的室内卫生间和户外公厕,北京每1万人就需要一个户外移动卫生间,缺口至少3000个。”武星宇团队经过市场调查发现,北京现有的卫生间数量依然无法满足户外如厕需求。

  一位移动厕所管理经营者曾算过账,中关村地区的移动公厕在2000年左右设立,在2012年前后陆续消失,当时每座移动公厕每年所需的费用在5万元左右,一些公厕还靠着开小卖部补贴开支,运营起来十分艰难,这也是移动卫生间消失的部分原因。

  而在德国,“厕所大王”瓦尔运营城市厕所的案例成了全世界行业公认的标杆:瓦尔公司通过免费建造和运营的策略向当地政府换取公厕内外墙的广告经营权,每年盈利超过3000万欧元。

  大学期间就开始“折腾”创业的武星宇毕业后,就一直琢磨着再找一片新领域继续创业。“为什么国内没有创业者从事厕所行业呢?”看到了瓦尔的故事,他出于好奇做了市场调查,国内竟没有一家企业做一体式的卫生间,只做部件供应,从业者几乎没有年轻人,也没有用互联网技术改造行业的先例。全国近年来正密集推进“厕所革命”,各地政府都呼吁社会力量加入新建改建厕所的行列,武星宇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整个研发过程中,武星宇和团队研发人员每天都驻扎在工厂中,几十种部件挨样测试。瓦尔公司的卫生间外接水电,每间造价为10万欧元,他们另辟蹊径,升级为免水电卫生间,还可以连接手机软件,经历了产品三次迭代,单个卫生间造价成本不到10万元人民币。

  武星宇畅想,卫生间不仅可以便民,也能成为一门生意:摩室卫生间通过用户扫码收费、广告投放、售卖应急用品盈利,排泄物还可出售给农业领域公司获利。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超越德国瓦尔厕所!”他说,就像共享单车、移动支付一样,他希望中国的厕所领域创业也可以赶超世界同行。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版权